實驗室日誌‎ > ‎

Paper 萬歲

posted Jun 24, 2009, 1:22 AM by 林昆儒   [ updated Jun 24, 2009, 1:31 AM ]
今天去旁聽了教師的升等考試,與會的兩位老師剛好是截然不同的兩種形式,
  • 一位論文著作等身,第一作者多篇,
  • 另一位老師服務貢獻良多,研究多與其他學者醫師共同分享,
雖然兩位在不同領域各有貢獻! 但是結語卻是天壤之別!

今天台灣的學術界已經被論文給綁架了! 一個老師的成就,是否可以成為副教授或是教授,只與他的學術發表績效最有關係! 其他只是陪襯! 
教學熱忱,或是社會貢獻,已經排到非常後面的順位了!

然而,一個實驗室或是教學環境的資源可否順利取得,又與老師的職等有關.....看來 Paper 萬歲,回家寫 Paper 去了!

延伸閱讀

李宗料醫師得獎感言 (一個非研究型的臨床醫師得獎感言)
Comments